语言选择:
相 册:
视 频:
HomeFenix Star
一次超出计划的攀登  

顶峰自拍

岗什卡的传统路线在哪边,面朝顶峰,是左边还是右边?

传统路线就是直上路线呀!

确定下降路线不是左边的山脊么?

不是,就是原路下!

好吧,明白了。

这段普通的交流路线的对话并不是发生在普通的环境中,这是在岗什卡顶峰打电话跟朋友咨询路线的过程。80分钟之前,同伴在这个顶峰前的470米长、360米高的50度的陡坡前选择下撤,我决定一个人继续向上。一路使用前齿爬完这段混杂着冰坡的硬雪坡登顶之后,脚踝迫切需要休息,非常希望通过左侧坡度较缓的山脊全脚掌走下来(这也是是我忍受脚踝疼痛继续向上爬的动力之一,甚至最后成为最主要的动力),所以就有了以上这段对话。狂风催促我挂断电话,也提醒着我现实的残酷。左侧是看着极其松软的陡雪坡,雪坡下面就是看不到底的深渊,一个人横切到左侧山脊有极大的风险。但是沿着原路德式倒攀下去将是极其漫长而痛苦的,没有休息的机会,任何一个失误都会将自己抛入山底,我当时的状况又不能保证在漫长的倒攀过程中不犯一点错误。该怎么下去?


岗什卡全貌

五天之前跟同伴决定爬这座山,然后一起准备装备,查询路线资料。岗什卡距离青海门源县城40多公里,在门源县城可以看到顶峰。近些年每年5月份中登协都会在此举行登山滑雪大会,这座山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。该峰有冰川发育,应该是交通最便利的有冰川的雪山。冰川相对比较完整,裂缝较少,据5月份去过的朋友介绍,攀登时几乎感觉不到裂缝的存在,事实上我们这次去也只见到了一些明裂缝,只在下撤的时候踩穿了一个窄的暗裂缝。从查询到的资料,以及朋友的介绍得知,路线比较简单明了。下车处到本营有明显的路,然后从大本营翻越碎石坡就能沿冰川上到雪坡,随后就可以直接朝着顶峰行进,来到顶峰前的陡坡下,翻上雪坡就是顶峰。总之,查询的信息给我的主要感觉是这座山很简单。考虑到夏天可能把雪坡变成冰坡,我们带上了一条50米的路绳、三根冰锥以及一对小冰镐。


前期搜索的路线照片,我们的路线是黄色路线接红色路线(图片来自晕晕狼文章) 

两天之前从北京到达西宁,采购完两天的食品,补充气罐之后,乘动车到达门源。由于之前有过气罐被安检查收的经历,因此这一次过安检之前做了一些准备。我们有两个气罐,一个放到金属锅里,希望通过增加一层金属的包裹骗过扫描仪;一个放到一件衣服里,一个人手拿衣服通过安检门,再去取背包,然后趁机把衣服塞到背包里,再去接受安全员的手动检查。做好准备进站过安检,背包顺利通过安检,但是由于人非常少,没有机会把手中的衣服塞到背包里,只有背起背包手拿衣服去接受人工安检,在女安检员检查身体的时候,我把衣服也趁机举起,气罐没有被扫到,顺利过检。到达门源,住在美食街上的一家旅馆中,旁边就是当地的各种特色美食,上山之前奖赏一顿坑锅肉。晚上查询天气预报,后几天全都有雨,心里有些担忧。


门源的美食街

上山前的坑锅肉

昨天从门源到达大本营,前一半乘车到七彩瀑布,后半程徒步到大本营。早上醒来,雨已经下了一阵,并且没有减小的迹象,无奈只有推迟出发。虽然下车点的海拔是3700米,但不能保证是下雪的,一旦衣服被雨打湿就很难弄干,影响继续向上;我们也了解到从下车点到本营只需两个小时,因此也不用着急出发。正是天津大爆炸的第二天,一上午都是在救援新闻中度过的。中午雨势变小,简单吃点午饭利用天气窗口出发。门源到下车点七彩瀑布的路况很好,都是柏油马路,包车一个小时即到。下车时雨已经停止,但浓雾弥漫着四周,能见度不足20米,在老乡的指导下找到路口,再三确认完路线信息后忐忑不安的向上走。十多分钟之后,雾忽然变薄了,左手边一座被新雪覆盖的小山露了出来,并且很亮,感觉是雾快要散了。继续向上,视线越来越好,上到垭口不多久,天完全放晴,来时的整个山谷完全展现出来,也能够看到远处的门源。温度也升高很多,甚至可以穿着短裤行走。下车点到本营的路以垭口为界分为两段  ,前一半是布满碎石的搓衣板路,如果没有木围栏当着越野车几乎可以开上去;后一半是在散布着石块的草坡上穿行,视野开阔,可以看到周围的群山。本营的标志是一座木屋,听说是今年刚建好作为滑雪基地用的。营地没有其他人,我们两人得以独享4300米的木屋别墅,虽然除了前人的垃圾里面空无一屋。挑了一间暖和的房间,扎营取水,烧水做饭,感受着雪况一点点变硬,憧憬着第二天攀登的顺畅。最后,夕阳把整个山体染红,山峰展现出最特别的一面。


大雾笼罩着群山

天气出来后可以穿着短裤行走

大本营奢华的木屋

日照金山

凌晨4点起床,虽然晚上没睡好,一夜半睡半醒,但醒来时依然非常兴奋,这也暗示着自己的攀登欲望非常强。两锅水之后,4点48分出发。利用头灯,沿着路线旗通过碎石坡,走到冰川下方时,天已微亮。离开难走的碎石坡,穿上冰爪,踏上冰川,似乎像上了高速公路。雪况非常理想,走过之后,雪地上只留下冰爪齿印。裂缝较少,两人选择各自行走,伴着太阳的升起,翻过几个雪坡,来到最后陡坡跟前。同伴状态不好,他决定不再向上,我选择继续向上,他留下走到阳光中等我下撤。之所以选择继续向上,一是自己的状态非常好,二是面前这种比较硬的连续的陡坡也是自己一直想爬的,之前没有想到这个坡有这么陡,遇到这种地形感觉是一种意外的惊喜,三是自尊心在作怪,因为前面一直觉得这是一个简单的山,不想就这样放弃。


雪坡上休息,从脚印可以看出当时理想的雪况

到达陡坡根部(红圈中是攀爬者)

绳子交给同伴,冰锥带上做备份,告别队友后,走进一个人的攀登。刚开始一段雪很软,应该是上面的雪流下来堆积的结果。随后是硬雪,非常硬的硬雪,只能踢进去前齿。有些地方是薄薄地一层下面就是充满空气的烂冰,冰镐使用肩刺法无法刺进冰里,只能换做挥镐。机械的重复着挥镐踢冰的动作,海拔逐渐升高,离安全的地面也越来越远,失误越来越不允许。脚上一滑,或者手上一滑,后果可能都是几百米的滑坠。心里有一些担心,但更多的是一个人攀登的安静,没有达到忘我的程度,但是需要认真对待眼前的每一个动作。坡的长度远超预期,最初的兴奋渐渐变成单调重复的麻木,对顶峰的渴望被迫调整为想尽办法进行脚部的休息。随着德式步法堆积的疲劳疼痛的增加,又变成登顶后获得脚部的彻底放松的渴望,以及下坡时平脚走路的期待。坡度非常连续,底下看着缓的部分攀爬时几乎感觉不到,只是硬度时而有些变化,偶尔几步允许肩刺,当然也在努力根据自己的观察,寻找雪软的部分。顶峰一直在视线中,我也在尽力拉近与它的距离,随着距离的拉近,顶峰的意义逐渐转化为温暖舒适之地,我幻想着那里有阳光(因为爬的是南坡,太阳还没有照射到)、地面是平的。坡顶前稍微换了一些,我甚至可以拄着下镐向前走。但是在坡顶前4、5米的地方我停下了,因为右侧顶峰的雪檐非常大,伸出一米多。风非常大,也没有平坦的地方,温暖舒适之地的幻想破灭了,仿佛抢到嘴边的食物忽然又被叼走,只想赶紧下撤,下撤到遥远的陡坡底下。稍微向下横切到左侧的一处石头处,但是看到左侧陡峭松软的雪坡后,我还是决定打电话找人再确认一下左侧山脊是否是传统路线。


正在上攀(红圈中是攀爬者)

顶峰伸出的雪檐

答案是否定的,这也就意味着我要另寻他路。怀疑、后悔已没有什么作用,只有想尽办法安全下撤,亲自打电话向家人汇报平安。心里想的现在已不是舒适,正下方的坡底代表着安全。原路返回是我最不想要的结果,但是现在必须要顺着刚上来的陡坡倒攀下去,我唯一能做的是在上面寻找更缓,雪质更软,有更多休息点的路段倒攀。越过直上路线,更右侧是一条岩石带,延伸到雪坡的底部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岩石附近的积雪会稍微深一点,而且岩石上可能可以找到平坦的地方坐下来休息。跟上来时找不到休息点的地方相比,应该是比较好的选择。对着岩石顶部,再次唤醒沉睡的脚踝,将岩石顶端看做一张舒适的床,斜着倒攀下去。虽然看着很近,实际上中途休息了很多次,坡度不是很大,我可以使用混合步法倒攀,可能是由于向右下倒攀的原因,我只能使用单边的混合步法,左脚德式右脚法式,无法进行变换成右脚德式左脚法式,休息的方式是换成双脚德式。数次轮换之后,到达第一张“床”前,小心翼翼转身坐到“床”上,一看表半个小时已经过去,比预想的时间长不少。向下观察,锁定下一张“床”的大致位置,选好路线后赶紧下撤,不想让自己休息太久以防“赖床”。


下攀途中(红圈中是攀爬者)

依旧是交替使用两种方式下降,中间有一次发现在德式步法下攀时,膝盖跪在踢过的冰爪痕迹里会减轻脚踝的压力,后来就依赖上这种方法,一步一跪着下了很长时间。石头周围的雪况跟预想的一样,比上攀路线上的松软了不少,大部分可以使用肩刺式,石头上也出现了一些休息点,越往下,自己的信心越足,越可以想的更远,甚至可以想到西宁的老酸奶。但是随着温度的升高,我开始担心雪上嵌着的松石会落下来,因此尽量寻找大石头可以遮蔽的路线,并尽量加快速度,减少休息。最后一次休息之后是更加松软的雪坡,我甚至可以不用脚踢,直接跪着下来。快接近底部时,我转身坐到雪面上,利用双镐制动,坐着滑下。看着平地一点点接近,心情也慢慢激动,重拾双脚平着走路有一种回到久违的家中的感觉,但实际上上下只有三个小时,下的时间略长于上的时间。


下攀途中(红圈中是攀爬者)

顶峰下自拍

后面的缓雪坡算然艰难但不危险,跟同伴汇合后耐心向下走,小心跨过一条条可疑的裂缝,再在各种大石上绕行,缓慢通过破碎的碎石坡。同样的一段路,早上走时特别着急不耐烦,但危险解除之后再在复杂道路上的行进反而可以享受那种从容、不慌不忙的感觉。但反过来说,我如果想在刚才的陡坡上享受一个人的从容感,又该需要经历什么样的攀登呢?享受越来越广的从容感,这可能也是攀登的动力和魅力所在。

主要活动
一次超出计划的攀登 2015-8-21
为什么攀登 2015-8-21
 
 

产品注册 | 供应链支持 | 合作伙伴 | 资料下载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

Copy Right 2013, All Right Reserved By Fenix 粤ICP备081121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