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 > Fenix 体验  > Fenix明星  >


Fenix签约运动员小葱:探洞是一件喜欢到骨子里的事 

小葱(刘佳),Fenix签约运动员、洞穴探险家、中国地质学会洞穴研究会会员、英国IRATA一级认证资质、中国地穴探险的先锋、中国探洞界一姐(探索过的大小洞穴超过上千个),至今已有14年的洞穴探测经验。

楔子:

防空洞里的探险萌芽

为啥喜欢探洞,从小耳濡目染呀。从小学开始就和小伙伴们在城市的野防空洞里钻来钻去。

Fenix重庆洞穴探险队副队长小葱,成长在一个立体的城市——重庆。这里地铁穿楼,不认真看你也不敢确定自己在几楼,空间感在这里总被颠倒、被戏弄。

这里有许多历史留下来的防空洞,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后,重庆开始修建防空工事。解放后,重庆着手人防工程的建设。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初,因国际关系持续紧张,重庆构筑防空洞出现了空前热潮,直到80年代,这种建设热潮在逐渐冷下来,转入了对防空洞的利用。


这些防空洞对于当时的孩子们来说就是玩耍圣地,那时的防空洞不少还是“毛洞”,洞壁上还是赤裸裸的岩石。孩子们结伴探走在悠长、黑暗而空旷的防空洞中,感受着未知带来的刺激感。从洞口看不到底的黑暗成为孩子们想象力的画布——洞的尽头会是什么?洞里会有什么呢?


初征:

从财务白领到探洞新星


不是我选择了探洞,而是探洞选择了我,我接受了而已,就这么简单。

小葱也不是一开始就沉迷于探洞,在专心探洞之前,小葱就跟你我一样,朝九晚六。那时她是一名财务,每到季末、年末就要与迎面扑来的数字作战,差量成本、管理费用、直接成本……

小葱.png

开始户外活动是在2003年国庆,去神龙架无人区徒步,次年元旦开始第一次探洞。初接触也感到害怕,总是编出种种想象吓到自己。黑暗在想象中包罗万象,什么都有可能出现。洞壁的峭石在幽深的水面投下重重暗影,很难让人不联想《鬼吹灯》或是《盗墓笔记》中的情境。

如果小葱被“想象力”吓倒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中国探洞一姐。小葱的个性属于以毒攻毒型,越怕什么就越想去尝试。在黑暗中多次探索,克服了轻微恐高,无尽未知的强烈吸引力和探险基因一丝丝被点燃,一步步击退恐惧。


]4U)KN7]R{36CHG%(YJ4$CO.png

Fenix头灯助力小葱探洞

随着探洞次数的逐年增加,对探洞的恐惧也消退了,只剩下对大自然的敬畏和好奇之心。


痴迷:

14年探洞不是“坚持”


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在“坚持探洞”,我从来没有强迫自己去探洞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,发自内心的喜欢,久了不去会想念。

从2004年开始,小葱陆续探过的洞超过上千个。前一阵朋友圈有个图很火,小葱也跟风填了一次图,发现除了宁夏和台湾,自己的脚步已踏遍大江南北。

跳出中国版图,小葱探洞的脚步更是涉及到国外各地。今年与法国、日本等国都进行了联合探洞的活动。

Fenix助力小葱参加中法探洞活动

Fenix助力小葱参加中日联合探洞活动


小葱说今年最有意思的发现就是奉节瓮坑天坑地缝。

“这个洞,包括了200米深的天坑和底部的一条巨大的地下暗河,我们先下降一个200米的天坑,然后从地下暗河的源头出发向下游探险,据说这个地下暗河的下游出口连接了世界最大的天坑——重庆奉节小寨天坑的底部。”

Fenix头灯助力探奉节瓮坑天坑地缝


”英国队用了接近6年的时间,4次来中国重庆探测这条暗河,希望可以联通到小寨天坑的底部,他们分两组从上游和下游分别探测,他们探测地下暗河的距离达5公里多,但由于困难太大,最后预估还有500米左右没有探测。”

最后一次探测,他们的队长很遗憾的说”看来这个谜底只能留给中国人解开了。”

Fenix头灯助力探奉节瓮坑天坑地缝


从去年11月开始到今年2月,小葱和她的队友们对奉节天坑的两次探测中,将探测长度推进到800米。

小葱(画面右侧)

未来:

希望继续有很多的洞可探


说到未来,想起2018年开始小葱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

近些年,小葱从未停止探洞的脚步,更是参加了不少大型探洞活动,在探亚洲第一长洞——双河洞可以看到她、穿洞天生桥活动、探洞培训……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。